不休

画废文不会,不定期诈尸,喜欢谁画谁。
朱白毒唯,不喜绕道。

【顾梦】BE 排瓜脑洞   现实向贴近三次元

● 第一篇文献给排瓜
● occ严重幼儿园文笔慎入
● 一篇意味不明寡淡如白开水的。。。BE
● 勿上升至三次元
● 向两位我真爱的唱见致敬,祝王胖排瓜友谊永恒
● 建议搭配老少皆宜的 3055 食用




提着大包小包的人流纷纷向出口涌去,春运的力量着实是不容小觑,穿浅色呢子大衣的青年在人流中被挤的摇摇晃晃举步维艰,几近被人潮吞没。半张面孔被裹在厚实的深灰毛线围巾中,露出的鼻尖有些微红,眸子被黑框眼镜和刘海的阴影掩住,看不清神情。手里没有行李,只背了一个瘪瘪的背包,混在三五结伴欢声笑语的春运人潮中显得有些突兀。
黄昏时分的浦东机场,浓郁的橘色夕阳透过巨幅玻璃窗铺散进走廊,融化在一张张透着喜气的面孔上,天边的云层被勾勒出绚丽的金色轮廓,上海的冬天,这样的好天气已经很久不见了。
是的,很久不见了,距离上一次踏上这片土地大概也有三年了吧。
西瓜还没走出甬道便能听到人声鼎沸,接机的人很多,满眼都是伸着脖子高举名牌儿四处张望的人,密密匝匝的围聚在护栏外。周围时不时会有人发出惊呼,紧接着冲进人堆与亲朋好友激动的相互拥抱。
而他知道,不会有人来接他。
好不容易挨挤腾挪出人群,他没有径直离开,在机场大厅的角落随便找个地方坐下,他实在是太累了。
打开手机,映入眼帘是满屏的消息通知和未接电话,大多是胖子的,他却也不愿去理会,索性又关了机。摘下眼镜按了按酸痛的鼻梁和眉心,合上眼只觉得头昏沉的要命,思绪混搅成一团,困意不断汹涌着翻卷他紧绷了一整晚的神经。他终是抵挡不住困意,陷入了沉睡。


就在他觉得快要睡着时,手机铃声忽然叮叮咚咚的响起,西瓜突然惊醒,迷迷糊糊从口袋里摸出手机举到近前,盯着上面熟悉的称呼他只觉得头脑一阵恍惚大脑瞬间当机,但鬼使神差的动作快于思考划开了接通,一股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有惊讶、有疑惑、有难以置信,甚至还有......期待


“瓜瓜。”
语调是西瓜所熟悉的平和温柔,却带着难以掩盖病态的沙哑,混杂在嘈杂的回响中听不真切,仿佛隔着沉厚岁月,穿过胶着的时间从另一个世界传来。心中没来由一阵酸涩,西瓜觉得自己仿佛被什么东西哽住喉咙,竟然连一个音节都无力吐出。
“瓜,你在吗?”
对面传来催促,他才猛然回神,慌乱道:
“排...排骨......”
“哟,我们的星际网红出国几年回来怎么连话都讲不利索啦?还是听到我的声音太
激动了,说话磕巴了?”
嘴这么损,果然是那个黑心排,这点可一点没变。西瓜暗自腹诽,却又觉得这感觉异常亲切,气氛也缓和了许多。
“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西瓜边打电话边走出大厅,不知为何机场的人流人似乎减少了些许,没等多久他就很幸运的打到一辆车。
“心有灵犀呗,神奇不?诶呦.....别抢别抢......这儿边儿诶诶诶..........”一些咕咕声和空气被鼓动的声音近在耳边。
“谁和你心有灵犀......话说你这是在干嘛?”坐上计程车,西瓜便带耳机边嘟囔。
“喂鸽子呢,路过看到觉得挺有趣的。”
脑补着圆滚滚的某排球被一大群圆滚滚摇摇摆摆的生物包围,双方歪头互瞅亮晶晶的圆眼睛大眼瞪小眼的样子。西瓜觉得这个场景异常喜感。
“2333,老年排,看来骨妹儿的少.女.心.偶尔也是要爆发一下的呀,又有劳你这个当哥哥的破费了”他故意强调少女心几个字调侃。
“是是是,you happy is ok~”回答却是平和的迁就,尾音上挑着淡淡笑意。他还是和从前一样事事让着自己的。
又听到那边骨妹上线乱入“西瓜哥哥是嫌弃人家了吗嘤嘤嘤哼~~~”
声音带着一些干涩尖锐,不像过去的甜美清澈,西瓜又是心头一紧,却不愿点破,连忙转移话题。柔声道:
“骨妹儿乖,你可是我准媳妇儿我才不会嫌你啦,乖乖回家贴面膜别出来乱跑,你哥他需要休息。和你说啊,这几年再在国外我可惦念你啦,等下次见面西瓜哥哥给你带礼物哦~”


“我也想你。”

心仿佛被钝器敲击,沉闷的发痛。鼻子一阵阵发酸,下意识去攥垂下的围巾,指尖却在将要触到时倏然握紧。
“我......


铛———铛———铛——————
周遭一切都被淹没在耳边传来的奇异声响中,似乎是钟声,神圣、悠长、空灵,徘徊在耳中和车厢干燥的空气里,凝固了时间。


好像......是两个声音?
良久西瓜才察觉出一点异常,猛然摘下耳机摇下车窗,又手忙脚乱打开免提,果然听到远处传来同频的回响与手机中完全契合。从飞速划过的绿化带的缝隙间西瓜看到声音的源头似乎来自不远处一座圆顶欧式建筑。
他就在那边。有一个声音在他心中呐喊。
迅速翻出200块钱递给司机,趁着红灯不管不顾地打开车门跳下车翻越护栏一阵狂奔,也不在意那边还有没有在听,将手机举到嘴边大喊:“在那呆着,不要走!我这就过去!”鸣笛声,叫骂埋怨,路人气怪异的目光,他通通察觉不到,脑中一片空白,只是不停地向着那个方向奔跑。去他的道德规则,去他的世俗眼光,这时的他心里满满充斥的只有一个念头:
再见他一面。
大概十几分钟路程,他却觉得自己似乎跑了好几个小时。当他在那个小小的广场边缘站定,看到几步之外那个黑色剪影时,他只感觉从未有过的疲惫一股脑席卷全身,力气被悉数卸去,大脑眩晕得令他险些站不稳脚步。随之涌来是胸中大捧大捧的悲伤、自责、想念、和那些他无法看透的复杂情绪混杂在一起在他心中掀起惊涛骇浪,压得他无法呼吸。
眼前的场景也不像他十几分钟前脑补的那样逗趣儿,眼前的人也不再是他所嘲讽的排球,他瘦了很多,安静侧身坐在一边的台阶上,伸手递向脚下一大群灰白的鸽子,身体被包裹在一如既往的黑色中笼在落日的最后一丝光晕中。即使隔着一段距离,他肩背处削刻般的轮廓都清晰的令西瓜心惊,腿脚灌了铅一般让他再没有力量踏前哪怕一步。
他看到他缓缓起身,转头望向自己,这时阳光通通没入云层尽头,他看到他周身的鸽群如白色浪潮般扑朔而起,在灰暗天空中映出斑斑驳驳白色,带起的气流鼓动着他黑色风衣的衣角,似乎要把他牵去另一个时空。
也许是光线缘故,西瓜觉得排骨的脸显得异常苍白,他看到他嘴角勾起浅浅的弧度,看到他眼中一闪而逝的惊喜变为他所熟悉的柔腻,看到他向自己走来,然后是顺理成章的紧紧相拥。
思绪走马灯般不断在脑海中切换,那些琐碎的记忆、那些被他忽视的细节被重新捡拾一片片聚拢。
他想起很多以前的事,他和排骨的事。
他想起那首我们能不能不分手,那个家伙秒回“能”;他察觉到自己和他冷战的真正原因;他听懂了那曲溯鲲后他藏在歌声里的话;他想起最后一次见他时他默默替自己戴上这条围巾时眸中的情愫;他看透了自己对他不告而别的心思和两人一直以来的心照不宣。
有什么东西豁然开朗,西瓜突然意识到自从己自出道后的五年的光阴中,大多数真实的快乐都离不开他;而之后出国的三年中,大多数刻骨的思念也从未离开过他。
他终于洞悉一切,终于坦然面对自己的心。而他明白,这所谓的后知后觉于他于排骨都来得太晚太晚,回天乏术。这是一场美好而荒诞的梦,如果可以,他情愿就此沦陷,大梦三生。
西瓜又紧了紧双臂,把脸埋进对方的颈窝索取更多温度。然而所触所感只有刺骨的冰凉,一直蔓延全身。
感觉到脸被他轻轻捧起,略温的指尖轻拂过眼角,眼前的景物并着那人的面容已经模糊不清。依稀觉得他片头贴近自己的耳廓,暧昧得如同一个情人间的亲吻,吐吸就附在脸侧,感触清晰。
“瓜,不要哭。”


“快醒醒,你还好吧,别在风口上睡啊”
西瓜是被人推醒的,连忙迷糊着道谢。
又坐着怔了好半晌才觉得五感逐渐回归身体,此起彼伏的喧闹人声又在四周浮动。眼前场景还是方才的人山人海。茫然的站起来活动活动冻僵的四肢。


果然是梦。


刚走出机场大厅就被寒风吹得一阵瑟缩。 暖和的围巾严严实实拢着脖子,他仿佛还能从上面嗅到那个人的气息。他又想起三年前的那个夜晚。同样的地点,也是这样的大雪,回杭州前自己开玩笑和他说年后会出国的事,他记得那人只是垂了眼淡淡道:
“那边冷,注意保暖,照顾好自己。”然后摘下围巾一圈圈给自己围上,又一点点整理妥当,指节有意无意的蹭过他的唇,却顿在那里没有离开的意思。西瓜觉得自己浑身僵硬,任由他摆布。忽然,那人俯下身,吻了他的唇角,一触即分,快得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Luck kiss。”
他再也无法抑制那些泪水。



抬眼四望,细碎的白雪静静飘落将周遭一切事物覆成一片白茫茫。他看着远处雾霭中汇聚闪烁的万家灯火,恍惚间又听到夜空深处中传来悠悠鸽哨,仿佛听到有个声音在耳边回响,又吹散在风雪中。


“瓜,不要哭。”
-------------------------------------------


口袋里的手机还存着一天前他在异国他乡接到胖子发来的排骨因病去世的消息。





------------后记的分割线-----------------
嗯。。。第一次写文真的感觉很奇特,发现真的比我想象的难很多。灵感、素材的获取、期间脑洞的不断变更、不断涌现的各种相关的思路和语言、文字之间的衔接.........都需要很多思考斟酌。文笔和情感的掌控很重要,发现自己写的过程中总是很容易把自己的想法带入人物造成不伦不类。总之这次尝试之后对文手太太们的敬佩之情又上升了一个档次。
再说说排瓜,我是今年下半年才萌上这一对的,说来真的很凄惨,不仅错过了他们来我所在的城市的唯一一次漫展,还错过了他们发糖的黄金时段。通过贴吧之类的科普了解了一些他们之前的种种,各种事件可以说是很曲折了,所以还是觉得两人的友谊走到现在真的很不容易(其实自私的说我愿意那有一些爱情的因素)因此有感而发写了这篇比较晦涩的文。没有那么明确的感情吐露,也没有轰轰烈烈千回百转;没有痛彻心扉的生虐,也没有你死我活海誓山盟。一切只是平平淡淡强求不得,这也是我一直以来对BE的看法。他们只是和我们一样普通的人,而不是电视剧中那些为吸引眼球带动情绪的角色。
文中他们面对自己和他人感情的情愫变化都是一些我个人带入的臆测吧,偏差肯定会有求不要嫌弃,文笔还有许多许多不足,不能完全表达自己的想法,但还是将就着写写,自己开心就好,同时也表达一下我对这对cp的喜爱与祝福。
嗯。。。。。。大概会给这篇文画一张图以表纪念。
(感觉自己废话好多啊_(:_」∠)_,不过有人能忍着看到这里也是真的不容易了,给你手动笔芯(●°u°●)​ 」)

评论(22)

热度(25)